第章 上孕妇的滋味,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亚洲色色
摘要

色色小说导读:第章 上孕妇的滋味,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,“黄大爷,俺听说你之前在城里的大医院当医生,可有本事咧,是不是啥病都能瞧?” 老黄回村后,给了她不少从城里带来的稀罕玩意儿,让她对老黄印象很是不错,说话时客气的微微弯着腰。 “大本事谈不上,一般的小病小灾大爷倒是能瞧,是你爷病了吗?” 陈月月上身的T恤比较宽

“黄大爷,俺听说你之前在城里的大医院当医生,可有本事咧,是不是啥病都能瞧?”

老黄回村后,给了她不少从城里带来的稀罕玩意儿,让她对老黄印象很是不错,说话时客气的微微弯着腰。

“大本事谈不上,一般的小病小灾大爷倒是能瞧,是你爷病了吗?”

陈月月上身的T恤比较宽松,弯腰时又正对着老黄的面部,衣领中露出的雪白饱满尽收老黄眼中,或许是回村后寂寞了太久,忽然瞧见这么一幕,老黄下边猛然间有了可耻的反应。

“不是俺爷病了。”陈月月心思单纯,对于老黄的反应浑然未觉,倒是想起自己的病,脸色黯然了下来,犹豫了一下。

第章 上孕妇的滋味,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

“是俺病了。”

山里人但凡有个小病消灾,就觉得羞耻,偏偏自己患病的位置还是自己那个部位,陈月月俊俏的脸上莫名的浮现出一抹红晕,羞答答的模样十分可人。

“你放心说,大爷不但不笑话你,还帮你保密咧。”

“黄大爷,说出来你可不许笑话俺,俺这病有点儿怪。”来的时候陈月月骑的自行车,路难走,颠颠簸簸的,说到这她下意识夹了夹双腿。

“大爷怎么会笑话你呢。”老黄咧嘴一笑,瞧着陈月月扭捏的样子,以为这姑娘有啥难言之隐。

陈月月父母都在外边打工,平曰里只有上了岁数的爷爷作伴,本来还不好意思说,看黄大爷很关心自己的样子,人也不错,略微咬了咬牙关。

“别磨蹭了,月月,生病了可大意不得,哪儿病了,快跟大爷说说。”老黄强忍着心头的躁动,和蔼的询问。

之前还想着自己年纪轻轻的,得了这怪病,要治不好可咋嫁人咧,此时老黄的承诺却让她放心了不少。

洁白的牙齿轻咬下嘴唇,这一个动作看的老黄心都快化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她这幅摸样,老黄莫名的有点兴奋了起来。

陈月月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,鼓起勇气,手指逐渐指向了自己的那个地方。

“这里,可痒嘞……”

指到了自己羞耻的部位,陈月月的脸蛋突兀的就红了。

老黄顺着方向一看,紧身牛仔的包裹,依稀还能看到裤子映出来的轮廓,陈月月的话又让人浮想连篇,让他下身的反应更加强烈了许多。

“这是咋回事,快跟大爷好好讲讲。”老黄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。

老黄是村里唯一有本事还会看病的人,平时对自己还不错,陈月月见他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,更没有看不起她,索性全讲了出来。

“俺也不知道咋回事,自从骑了俺叔给俺买的自行车,俺就病了,不光痒咧,有时候还会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。”

一听这话,老黄乐了,这哪儿是病了,分明是陈月月到了动情的年纪,山里的路颠颠簸簸,自行车前端又是尖的,大腿根儿在凳子那处一蹭一蹭的,自然有了感觉。

瞧着陈月月窘迫着急的模样儿,老黄本想告诉她实话,可望着她那年轻的身段,水蛇般的细腰,似乎对生理一点儿都不懂的样子,好久没碰过女人的老黄心里头突然产生了邪念。

他今年才五十,身体还健壮的很,好多年没有碰过女人的他最近总想找个地方发泄,眼前这个啥都不懂的山里姑酿,不正是个机会嘛!

拉着陈月月坐到身边的位置上,老黄回屋内拿出一个听诊器来。

“来,大爷给你听听心跳。”说着,老黄不由分说,就将听诊器按在陈月月的胸脯上,陈月月微微一怔,但没想太多。

随着陈月月的呼吸,老黄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,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。

老黄的听诊器都在陈月月身上挪了几次,感受到老黄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,陈月月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:“黄大爷……还没好吗?”

“小兰呐,你这怕是得了阴病,搞不好会要命嘞。”老黄皱着眉头,一脸为陈月月考虑的模样,大着胆子违心的说道。

瞧见老黄凝重且严肃的表情,心理年龄还是个孩子的陈月月顿时慌了,忙上前搂住了老黄的胳膊。

“黄大爷,阴病是啥啊,这病能治吗?你可别吓唬俺,俺才十八,还没嫁人嘞。”

陈月月的动作又快又急,胸前那对儿宝贝狠狠的撞在了老黄的胳膊上,又大又软和,让他心里乐开了花。

明知道骗陈月月这种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对的,自己还是长辈,可自从老伴儿去世后,他有三年没碰过女人了,都快忘记女人的滋味了。

终于,老黄还是狠了狠心,决定抓住这次跟陈月月接触的机会,摆出了一脸严肃。

“咱山里头阴气重,你骑个自行车整天跑来跑去的,自然就粘上了阴病,哎,你这娃儿也真是命苦。”

山里人迷信的很,听老黄这么一讲,虽然不是太懂,反正就感觉很严重的样子,陈月月着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。

“黄大爷,你在城里当过大医生,肯定有办法,求求你救救俺吧。”

除了老黄,她实在想不到村里还有哪个能人可以瞧这怪病,搂着老黄的胳膊直晃荡。

“这孩子,你甭着急,大爷也只是猜测,到屋里来,大爷给你好好瞧瞧行吗?”

老黄被陈月月蹭的心神晃荡,看她着急的模样略有一丝不忍,语气缓和了不少。

陈月月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,小基啄米般点着头,跟着老黄来到了屋里。

来到屋里后,想到陈月月的懵懂无知,长的还勾人,心里的邪念愈发浓重了起来,深吸了一口气后,他决定做一次恶人,大着胆子将手伸向了陈月月的裤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