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就可尽的弄我们娘俩_粗壮的庞然大物疯撞花心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亚洲色色
摘要

色色小说导读:你就可尽的弄我们娘俩,粗壮的庞然大物疯撞花心, “这个嘛,说来话长,不过还是长话短说吧,我在我们那个学校,废了一个富二代,据说他家还挺有钱的,上下学都有劳斯莱斯接送,家里还有小型直升飞机呢。”  “废了,怎么废的?”下意识的,我问道。  “当然是让他没有后代啦,嗯对….就是这么简单,你也可以这样理解。&r

“这个嘛,说来话长,不过还是长话短说吧,我在我们那个学校,废了一个富二代,据说他家还挺有钱的,上下学都有劳斯莱斯接送,家里还有小型直升飞机呢。”

“废了,怎么废的?”下意识的,我问道。

“当然是让他没有后代啦,嗯对....就是这么简单,你也可以这样理解。”

“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?”看着白清音一脸天真的模样,我自己感觉自己是在听一个不太现实的笑话。

先不说在法治社会废了一个人所需要面临的刑罚,但是那个富二代上下学都有劳斯莱斯接送,家里还有小型直升飞机这个就挺震撼的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一定是特别特别有钱,家产在市内排名前几,甚至是在整个东南省排的上名次的存在吧,真要把人家给废了,这的多大的能量能压下来这个事情啊?

虽说白清音长得清纯的不行,但我可真不会相信她是什么豪门千金,毕竟这个东西离我还是太远了,甚至是我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接触到的圈层。

当然,我也没有去接触那些圈层的想法,如今的我,唯一的理想大概是想考上一个好大学,在毕业后能做一些自己喜欢的工作,够自己花,够维持家用就好,不说掀起什么大风大浪,至少能成为一颗螺丝钉,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添瓦,嗯,如果能找到一个爱自己的,我爱的人.....这样就再好不过了。

不过,面对我的不可置信,白清音倒是没有解释太多东西,只是给了我一个白眼,啐了一句时间会证明一切之类的林林总总,顺带着她还问我晚上有没空,要不要一起去逛逛商场什么的。

我知道,这个邀请如果放在别的男生身上,指不定高兴到哪去了,但我却没有多少波澜,红颜祸水,和白清音这种妹子走在一块儿,还挺有压力的,我自认为自己并不是高富帅,所以,有些事情,还是有点躲开点好,不然到时候指定要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有自知之明,才能明哲保身,终究,我还是果断拒绝了白清音的这个邀请。

然而,我还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,我万万想不到,晚上放学的时候,李飞又出现了,他带着几个小跟班突然从校门口的小树林冲出来,把我团团围住。

“李飞,你们什么意思?”疑惑,我看着这几个人问道。

“你小子还好意思问我?”瞪了我一眼,李飞道,“上午在厕所我就警告过你了,不要和白清音走的太近,可你呢,回了教室就把我交待给你的东西忘了?”

“我没忘啊,再说我又没和白清音做什么,看你这么大反应,能不能冷静一点?”

“草,你小子这什么态度啊?”说着,李飞直接一脚踹在我肚子上,当时我没有多少防备,整个人都往后仰了过去,倒在学校花坛边上,咯着我的腰挺疼的,当时就有些反应不过来了。

“玛德,看你小子还敢不敢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!”点起一根烟,李飞神色明显有些得意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回到教室你就开始向白清音搭讪,也不知道你给清音灌了什么迷魂汤,我总感觉她要喜欢你了,不过,你也别高兴的太早,有我在的一天,你就别想着和清音走在一起!”

“我觉得你是误会了。”被毫无防备的踹了一脚,我当时也挺恼火的,特想一拳干在李飞脸上,但看他身边几个跟班也虎视眈眈的样子,只能强压住这个念头,“其实对于白清音,我压根就没有那方面的想法,至于你说的搭讪,那是白清音自己要和我说话,如果你不信的话,可以去问问白清音本人啊!”

“嘿嘿,你小子还真会狡辩!”狠狠吞了一口唾沫,李飞道,“我才不管是不是清音主动找你说话,总之你和清音说了话,哪怕是一个字,都是你的错,你就得接受我的惩罚,今天看在你第一次的份上,我就先饶了你,但下次你就没那么好运了,你要知道,上个月有个家伙惹我,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!”

说着,李飞将烟头摘下,放脚底下踩了几脚捻灭,才带着众人离开。

眼看着李飞一行人走远,我也重新站了起来,在拍打灰尘的时候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,玛德,李飞这家伙也是欺人太甚,和个傻逼一样,真要把我惹急了,我就趁着你落单,在你回家的路上搞你,一个板砖下去,看到底是谁去医院感受WIFI!

在发泄完后,我心里总算好受了一些,就在这时,我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:“张浩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回头一看,出现在我眼前的,赫然是柳馨儿那张俏丽的脸蛋儿,以及她的白衬衫,白色包臀短裙,透着成熟女性的无尽魅惑力。

你就可尽的弄我们娘俩_粗壮的庞然大物疯撞花心

“馨儿老师,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看到柳馨儿,我心里还挺高兴的,下意识就问了出来。

“大事情倒没有,就是有点小事情可能要拜托你一下。”

“馨儿老师,你太客气了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直接说吧。”

“那行。你跟我去教师宿舍一趟吧,我那儿有个灯泡坏了,可能需要换一下,一个人鼓捣不来,需要有个帮手。”说的时候,柳馨儿面色微红。

看到柳馨儿这幅反应,我一想有门,虽然现在是放学时间,但校园里头零零散散还是能看到不少人,而她却单独找了我,该不会是还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意思吧?

当然,也不排除她确确实实是想找人去修电灯泡,然后找的时候突然就碰见我了,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,我倒是有些小失落,期待感也减了不少。

虽然内心想法这么多,可表面我还是装出一副热情的样子,跟着柳馨儿去了教师宿舍,随后进入她的房间,里头装饰还挺简约的,桌子上插着水仙花,窗台上摆放着绿萝,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清香味儿。

最引人注目的,还是桌子一角那一叠教案和卷子,整个加起来,都快有半米高了,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,这应该是我们周末做的模拟高考试卷,现在柳馨儿还要一张一张的批改,绝对是一门浩大的工程。

与此同时,我脑海中情不自禁又开始浮现昨天下午在米其林餐厅橱窗外的一幕,虽然我和陈州关系不好,但我真希望那是一场梦,同时也希望柳馨儿能和陈州好好走下去,毕竟,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,婚姻这种东西,能维持下来还是维持的好,有何必去节外生枝呢?

“张浩,过来搭把手。”就在我思绪渐渐深入的时候,柳馨儿突然唤了我一句,只见她走到门口,指了指靠在墙角边的铝合金梯子。

“好的馨儿老师。”点头应了一声,我直接走过去,把梯子搬了过来,在放置好一个合适的位置后,我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节能灯,上头乌黑一片,看样子是烧焦了。

“对了馨儿老师,电力开关打下来没?”出于谨慎,我问了一句。

“嗯,打下来了,你上去帮我换下灯泡吧,我在下面给你搭把手,顺便扶一扶梯子。”说着,柳馨儿从桌子抽屉里拿出工具,螺丝刀还有新的灯具什么的。

我顺势接过,紧接着爬上梯子,然后开始鼓捣起来,其实这个灯罩还挺好拆的,拧几下螺丝就出来了,倒是费不了多少力气。

“来馨儿老师,灯罩你先拿着。”说着,我把拆下来的灯泡递了下去,同时目光下移,率先投射在她那张俏丽的脸蛋儿上。

但同一时间,我的眼角余光却撇到了不一样的东西,那是柳馨儿的领口,她穿着一件修身白衬衫,由于天气炎热的缘故,还解开了一颗扣子,可这恰恰给了我可乘之机,由于居高临下的缘故,我一眼就能瞧见里头的一抹雪白,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,久久不去......